叔婶侵占生活费 法援索还不当得利

发布时间:2017-08-24 来源:湖北省司法厅门户网站 阅读次数: 【字体:

案由:不当得利返还

指派单位:武汉市江岸区法律援助中心

承办单位: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

承办人:曹红玲

受援人:王某

一、基本案情

22岁的王某是一位智力壹级残疾姑娘,其父母于1995年协议离婚,约定王某由父亲抚养,母亲2007年因刑事犯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,2012年父亲去世后,王某的奶奶被确定为她的监护人,但实际上由其姑妈王某某照顾其生活。由于王某系智力壹级残疾人,无经济来源,民政部门每月固定发放820元最低生活保障金,转入王某的银行账户里,该账户另有其父亲去世时的丧葬费和抚恤金。2014年,王某的叔婶强行将王某从姑妈家带走,并控制了她的存折。

2015年9月王某的母亲因表现良好提前释放,出狱后的母亲将王某从叔婶家接回共同生活,并要求其叔婶夫妻交还存折。但婶婶喻某仅交出2万元,并要求王母签订承诺书表示“了结此事不得反悔”。次日王母在银行查询到王某的账户曾2次共被取走5.1万元,遂要求返还3.1万元。叔婶承认该款是由他们取出并用于了家庭生活,但叔婶夫妇认为他们抚养了王某一年多,他们取走的钱是他们应得的。

为了维护残疾女儿的合法权益,2016年10王母带着王某向江岸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,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追索被叔婶侵占的低保金和抚恤金。

二、办理过程

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的曹红玲律师接受法律援助指派后,向受援人充分仔细地了解了案件具体情况,考虑到该案涉及亲属关系,建议母女俩不要急于起诉,最好现行调解。受援人接受了律师建议,通过其他亲属、社区和司法所与叔婶侧面沟通,但是两个月过去了,叔婶态度十分强硬,丝毫不肯让步。母女俩遂决定走诉讼途径维权。

为保障该案能顺利进入诉讼程序,解决办案过程中的障碍,曹律师对案件的法律关系进行了仔细梳理:一是王某的银行账户里不仅有她的低保金,还有其父亲的死亡抚恤金和丧葬费,诉讼请求中的3.1万元不仅包括王某的个人财产,还涉及到死亡抚恤金和丧葬费的分配问题;二是王某父亲去世后,因其母亲在监狱服刑,王某登记的监护人为其奶奶,母亲不能作为法定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。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,曹律师首先指导王某的母亲为王某办理了监护人变更手续,同时征求王某奶奶的意见后,帮助办理了相关手续,确认其奶奶放弃对王父死亡抚恤金和丧葬费的分割权利。由此,王某银行账户里的所有的款额均属王某的个人财产,其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也可参与案件诉讼,该案实体和程序不再有障碍。

2017年1月,母女俩在曹律师的帮助下,向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江岸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考虑到该案原被告系亲属关系,承办法官本着不伤感情、妥善化解家庭矛盾的出发点,试图在庭审之前组织一次调解。法官亲自带着母女俩及代理律师登门,到叔婶住所进行调解,遭到被告的坚决拒绝,认为自行取走的3.1万元钱是他们照顾王某一年应得的报酬。

该案1月14日如期开庭,婶婶作为代表参加庭审,庭审中她承认分批取走王某存款一事,但坚持认为她“养”了王某一年,这些钱都用在了王某身上,且王母已经签订承诺书,自愿以2万元了结此事。针对该辩解,曹律师指出: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第18条的规定,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,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、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,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,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。王母作为王玺娇的监护人,应当依法行驶监护职责,保护被监护人王某的人身和财产权益,她与王某婶婶达成的协议侵害了王某的合法权益,系无效。同时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第92条规定:没有合法根据,取得不当利益,造成他人损失的,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。因此叔婶应当返还王某的合法财产。

三、承办结果

2017年3月江岸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叔婶夫妇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王某3.1万元。双方均未上诉,但判决生效后,叔婶拒不执行,王母代理王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,从2017年7月起叔婶每月支付1000元。